梁祈

嗯Hey这里梁祈,懒癌晚期,文触养成中。

【米英】 Christmas.

圣诞贺文,国设。


  “美.国那个笨蛋!”英.国走在空无一人的路上,一边百无聊赖地踢着地上的积雪,一边三句不离美.国地抱怨着。今天是圣诞节,本来英.国打算请上几天假然后飞去美.国家陪他过圣诞节,毕竟自己在他生日的时候缺席,总得补偿一下他。更何况……他们现在都已经是恋人关系了。表面上是水火不容的合作关系,私底下却像是热恋中的情人一般做尽些出格的事。但在英.国打电话去给美.国通知他自己将会过去时,美.国却支支吾吾地说有工作要做不在家。“什么嘛!明明知道是圣诞节就应该先把工作都完成。”英.国在路边的自动贩卖机里买了一罐啤酒,打算解酒消愁。虽说知道自己的酒品不好,但至少酒量还是不错的,这一点啤酒并不能灌醉英.国。

  靠在贩卖机上喝完了一罐之后又一罐,在大概喝了两三罐之后英.国感觉到脑子晕晕乎乎之后才意识到了自己像是醉了。英.国摇晃着把自己的手放在自己因为酒精作用而发热的脸上,试图用冰凉的手来降低自己脸上的温度。现在的英.国还算有点意识,他可不想在圣诞节被巡逻的警官当成流浪的酒鬼带回警局。稍微冷静一下后英.国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查看有没有新的短信“连条短信都不发……”这句话指的当然是那个罪魁祸首美.国了,虽然还是在生气,但还是想要收到那家伙的短信,等着他的道歉或者一句圣诞快乐。不过很可惜,手机上并没有美.国的信息。英.国心灰意冷地关上手机,稍微扯紧了脖子上的围巾,将手机放回大衣的口袋之后快步往家里走。“笨蛋,再也不要理你了!”抱怨声还是没有停下,姑且算是酒后乱语吧。

  等英.国走回家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家被挂满了圣诞节的彩灯,闪闪发着光;门口两边也被放上了两颗小型的圣诞树,挂着彩灯和五角星。要不是旁边没有别的建筑,英.国真的会以为自己是走错了别人家。因为面前的这栋建筑完全与他印象中的原来的家不同。但是即使是画风不同,但那也是自己的家,英.国还是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门刚打开,英.国就被一大束的玫瑰所挡住了视线。在众多玫瑰的中间还放了一个毛茸茸的泰迪熊。一个故意学着泰迪熊声线的声音从玫瑰后面传来,“英.国英.国,圣诞快乐”说着那一束玫瑰啊还晃了晃,好像泰迪熊在点头说话一般。

“美.国?”不确定的语气。英.国还是记得美.国跟他说过他有工作要忙的。“是的哟!”转回平常活泼的语调回答,美.国把手中的玫瑰往下移,不再阻挡英.国的视线而是放在他面前。“美、美.国,你怎么……”英.国看着在花束后的美.国有点发呆,可能是因为稍微有点醉了脑子还没反应过来。

“刚才的那句圣诞快乐是泰迪熊说的哦!hero还没说呢!”美.国笑着用另一只手牵起了英.国冰凉的手,让他离自己更近。

  “Merry Christmas, honey.”

——————

想起好久没写东西了看着圣诞节摸了个鱼…

懒癌一发作就不想写东西了我有罪

虽然是迟了一点但还是圣诞快乐,么么啾。


【米英】pocky game.

pocky game.


“亚瑟!我们来玩pocky game吧!”阿尔弗雷德拿着一盒巧克力味的pocky对着亚瑟喊。

“嗯?什么pocky game?”亚瑟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兴奋的阿尔弗雷德。

“嗯就是……”阿尔弗雷德也不嫌麻烦,两三句就解释完了这个在本田家里很热门的一个游戏。

“谁输了谁就是笨蛋,亚瑟来吧!”约定了一个很没有意义的赌注之后便开始了。

一人一边,向着中心靠近。亚瑟可以看清阿尔眼睛里的蓝色星空,阿尔弗雷德可以看见亚瑟脸上慢慢变深的绯红。

很快两人嘴里的pocky是越来越短了,两人的唇也快要碰到了。

亚瑟想向后退,但阿尔弗雷德用手按着亚瑟的脑袋不让他动。

“咔嚓。”pocky在两人的唇边断了。但阿尔弗雷德并没打算就这样满足,撬开亚瑟的贝齿,探入亚瑟的口腔。舔弄着亚瑟的柔软细腻的牙龈,舌贪婪地品尝着亚瑟嘴里残留的巧克力味,牵动着亚瑟的舌尖。

不知道这个吻持续了多久,他们身边的空气中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唔……哈啊……”从两人的嘴角牵出一根银丝。

“再来一次吧?亚瑟。”阿尔弗雷德又了抽出一根pocky在满脸红晕的亚瑟面前晃了晃。

                     end.

——————

两个都是笨蛋\\\\

作业做不下去于是就摸了个段子_(:_」∠)_

然而并不怎么擅长写吻戏…。

瓶颈期写出来的玩意都特别奇怪【跪】

感谢阅读。


【米英】琼斯总裁拐卖幼童啦!【不

总裁米x眉兔。

巨形脑洞。

Are you ok?

————————


在一片森林的深处,有一间小小的房子。这间小房子里住这一个小兔子,有着漂亮的绿眼睛和粗眉毛,穿着墨绿色的小斗篷,长长的耳朵垂下。

这只可爱的小兔子叫亚瑟。是一只可爱的垂耳兔。亚瑟门前有一个小花园,种满了漂亮的蔷薇花,亚瑟喜欢每天下午烤一点胡萝卜饼,然后坐在花园里喝着香甜的红茶。

这片森林里有传闻说,这片森林的深处住着有能治百病的角的独角兽,还有会能实现愿望的精灵。

就因为这这一点,总是有人闯入这片森林寻找独角兽和精灵,想要抓回去卖掉赚取大量钱财。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能治百病的独角兽和实现愿望的精灵。有的只不过是亚瑟的好朋友,独角兽和精灵小姐。


某天清晨,亚瑟像往常一样早早就起床了。他打算去收集昨天晚上留在花儿上的露水。用新鲜的露水泡出来的红茶会比用小溪里的水泡出来的红茶好喝多了。

可当亚瑟抱着装水的玻璃罐子出门的时候,却看到门前被踩坏的蔷薇丛。

几个比亚瑟高上好几个头的人正在亚瑟的花园里随意践踏。

“你、你们在干什么呀!不要乱踩别人家的花园啦!!”亚瑟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非常生气但又十分害怕。

“喂……这是什么呀。兔子?还是人?”侵入者对亚瑟的话丝毫不感到害怕,反而是揪着亚瑟的绿斗篷把亚瑟提到自己面前。

“呜哇!你快点放开我啦!!”悬空的感觉让亚瑟不停地蹬腿,并且对着面前的人大吼。

“谁知道呢。不过要是拿去卖给那些有钱人当宠物的话一定能赚一笔大钱!”

于是,可怜的亚瑟被粗鲁的扔到了笼子里,离开了他的森林小屋和精灵小姐。

那几个人把亚瑟放在了汽车的后排座椅上,用布蒙住了笼子以防让别人看见。

不知道过了多久,亚瑟感觉笼子被提了起来。笼子外的人在交谈,亚瑟模模糊糊的好像听到有人说“这可是好东西,琼斯总裁。我敢保证你肯定会喜欢的。”

“天哪!我…….这是要被吃掉了吗?!”

亚瑟在一边心里这么想着,一边祈祷着对方不要让自己变成一顿晚餐。

当笼子里的布被扯开,亚瑟看到的是一双天蓝色的眼睛。像森林里的天空一样的纯净。


“呜哇!!不要吃我啦!!”亚瑟不停地在向着笼子角落靠,想要远离那只向着自己伸来的手,却又无奈笼子太小。

“小家伙,安静一点。不然就真的吃了你。”阿尔弗雷德用手轻轻掐了一下亚瑟的脸。

“呜……!”亚瑟听到这么说马上就闭嘴了,抱着自己的耳朵颤抖地缩在角落里。

“喂小家伙,你叫什么?我叫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F·琼斯。”

“亚、亚瑟·柯克兰。”

“很好,真是个乖孩子。”阿尔弗雷德把亚瑟从笼子里提出来,放到地上。

“你要干嘛……快放我回家啦!我、我可是会魔法的!”亚瑟看着面前比自己高上一倍多的阿尔弗雷德害怕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想要威胁阿尔弗雷德,殊不知他现在这幅样子一点威胁性都没有。

好、好可爱……

阿尔弗雷德将亚瑟抱起,凑到亚瑟的耳边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了。绝对不准逃跑哟。”

温热的呼吸,充满磁性的声音和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亚瑟的大脑顿时当机。

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的吧…...


后来亚瑟觉得自己当时产生的这种想法根本就是扯淡。

捂着腰的亚瑟这么说。


「有传言称,著名企业总裁琼斯先生金屋藏娇,疑似与一位妙龄少女同居。」

在亚瑟住在阿尔弗雷德家后不久,各大娱乐节目都在播放着这个消息。

“看来要找那些娱乐节目的人澄清一下了。”阿尔弗雷德坐在电视前抱着怀里的亚瑟说。

“澄清什么?”

“澄清一下妙龄少女这个词啊,明明亚瑟都不愿意穿女装。”阿尔弗雷德装作无奈得样子叹了口气。

“笨、笨蛋!”亚瑟红着脸说。

今夜的阿尔弗雷德家,依旧很平静呢。


住在阿尔弗雷德家隔壁的本田菊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借住在本田菊家的伊丽莎白和林晓梅表示她们还要赶本子不接受采访。


end.


——————

依旧标题废……

总得来说就是眉兔被拐走然后又被琼总带回去当媳妇养的故事【够

这个脑洞主要是因为在米英O上看见一只超!可!爱!的眉兔!简直可爱极了,于是我就写了只眉兔…

我还是在玩总裁设定真是够了啊……玩完眉总就来琼总_(:_」∠)_

最后还是谢谢你们看到这儿。


【米英】总裁的人♂身安全。



痴汉米x总裁英。

ooc有

OK?


————————


亚瑟·柯克兰先生是柯克兰企业的总裁,也是它的创始人。他也是柯克兰家族的四子,本来他可以过着每天挥金如土,潇洒享受的生活,可他却因为与兄长们关系不和,于是搬出了家,开始白手起家。靠着聪明的才智与家族培养的绅士风度在社会中一点点打拼,最终成为现在万人敬仰的一位成功人士。

可这位沉着冷静的英国绅士最近却因为一件小事烦恼。

最近似乎有人在监视他。

作为一个站在万人之上的人,柯克兰先生又怎可能不知世上有多少人想要他消失或者想要勒索他的钱财,可是这次却略有不同。

一个多月了,到现在也还没有一封勒索信或者专业的杀手出现在他面前。甚至连柯克兰本人都觉得曾觉得是自己多心了。但他却又总是感觉到有一种异样的目光在盯着自己,无时无刻,消散不去。


“柯克兰先生,这是您要的红茶。”

在亚瑟还在烦躁的时候,一个轻快活泼的声音在亚瑟耳边响起。

“啊……是你啊,琼斯。”亚瑟抬起头看了眼这个现在自己面前的人。

他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这个小伙子很年轻,大概十几二十岁左右,性格很活泼开朗。他年纪不大,却很聪明能干,但又因为经验不足而没有什么大作为。不过他现在过得也不差,是亚瑟的私人助理。

“柯克兰先生还在因为跟踪狂的事而烦躁吗?连我来了也没发觉。”

“是啊……总是感觉有什么在背地里监视着自己。”亚瑟无奈地叹了口气,拿着桌上的红茶轻泯一口。

“嗯……柯克兰先生您也别太在意了。今天已经很晚了,您还是先回家休息一会吧?”办公桌前的人露出微笑“要我送您回家吗?”

“不用了,我先处理完这些文件再说吧。你先回去吧,琼斯。”亚瑟又喝了一口红茶,打起精神再次翻阅起桌面上的文件。阿尔弗雷德也不打算打扰他的上司工作,收拾了下东西便出去了。

阿尔弗雷德出去没多久亚瑟便感到一阵晕眩,倒在了办公桌上。


等到亚瑟清醒过来时,他已经被带到一间房间里了。他的眼睛被一块黑布蒙着,双手也被反绑在椅子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道,房间的温度也异常的低。

亚瑟非常安静,但却在快速的思考着现状。绑架者似乎知道他已经醒了过来,踩着皮鞋靠近亚瑟。“你,醒了吧。”对方抬起亚瑟的下巴,仔细打量起亚瑟的脸。

“你要多少钱,或是职位。”亚瑟冷冷地说。这些绑架犯,不过是为钱财而来。

“我?我不要钱,要你。”对方的声音中带着一种笑意。说罢,便解开了蒙着亚瑟眼睛的黑布。

房间并不是很亮,但亚瑟还是看清了面前的人。

“琼斯。”亚瑟并没有很吃惊。想要靠近自己然后勒索或者杀死自己的人多的是。“你早就预谋好了吧。这段时间的跟踪狂也是你吧。”

“跟踪你的人是我没错。可是我倒没打算要钱。”阿尔弗雷德轻快地说。“还有,叫我阿尔弗雷德。为什么要用那些生硬的称呼呢?亚瑟。”

“不要钱?告诉我是谁雇你来绑架我。”

“没有人,亲爱的亚瑟。”

“啧。别那样叫我。”哪有绑架犯会这么称呼他的人质“那么你想干什么。”

“我?”阿尔弗雷德伸手开始解开亚瑟的衬衣扣子,然后微笑着说出一句。

“我想干你。”


之干爽。

            end.


——————————

然而并没有多少剧情……没营养还不怎么甜真是对不起_(qaq」∠)_

尾行跟踪监视绑架干爽……这些行为我都想干^q^总裁英prprpr

日日夜夜都注视着亚瑟的阿尔不知道会不会偷窥亚瑟洗澡或者别的什么【等等你够】

最后还是感谢你们的阅读。


【学园孤岛】「If」(高虐注意)

    「If」


  丈枪由纪做了个梦,梦里有破碎的窗户,翻倒的桌子,还有……张着嘴向着自己爬来的,僵尸。

“不……不要过来!呀!”由纪一步一步向后退着,突然被一张椅子绊倒,摔倒在地上。看着面前那个穿着肮脏衣服的人…不,是僵尸慢慢地爬起来,一步一步晃悠悠地走到由纪的面前。伸着手,胡乱地抓着。大张的嘴流着血,一滴一滴地滴在由纪的腿上。当它的手快要抓住由纪的肩膀时,由纪害怕地大叫。

一瞬间,僵尸、血液、桌椅……全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天花板和温暖的被褥。由纪轻轻打开灯,看着身边熟悉的一切。不知道是由纪的大叫还是灯光,由纪看到胡桃她们都揉着眼睛看着自己。

  “由纪,怎么突然就?”

  “由纪前辈,是不舒服吗。”

  “啊啦?由纪是做噩梦了吗?”

  “诶嘿……我没事的!大家晚安!”由纪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然后掀开被子又钻了进去。

第二天早上,学园生活部的宿舍里只有由纪一人。

  她蜷缩在被子里,抱着那个慈姐小熊玩偶。

  “头好痛……呜……”

  梦里的东西和现实混在一起。她闭上眼睛,再睁开。看见的是胡桃、里姐还有美纪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再用力揉了眼睛之后有看见慈姐背对着自己,晃悠悠地走向黑暗的楼梯尽头。

  “呜……不要!慈姐、胡桃、里姐、美纪。我好害怕。”由纪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布娃娃,眼泪从眼角流下。门外,一片寂静。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是一圈一圈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僵尸,有一个拿着不知道去哪里拿来的圆铲,一个留着长头发,手里拿着一把刀,还有一个白色短发的,裙子口袋里的荧光棒发出微弱的光……

  “讨厌讨厌讨厌!”由纪推开紧紧抱着的布娃娃,推门而出。哒哒的脚步声在楼道上响起,环绕在空寂的走廊上。

  “慈姐!”由纪推开教职员室的门,看到的东西像是老旧的电视一样,不停地变动着。最后卡在了一个镜头上。那里的教职员室,一片狼藉。

  “慈姐……”力气像都被抽走一样,由纪无力的倒在地上,看着混乱的教职员室。“所有东西都,想起来了。”由纪自言自语道,原本眼中那明亮的光消失地一干二净。

「丈枪同学,不要难过。这只是一场梦,醒来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哦。」

“慈姐”从背后抱住由纪,轻轻地她在耳边说。

是啊,只要醒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丈枪由纪这么想着,随着重力向前倾去。最终,狠狠地砸在了操场上。


……


我叫丈枪由纪,高三学生,就读于巡之丘学园。

「我,最喜欢大家了!」

“慈姐!胡桃!里姐!还有小美!早上好!”

“早上好,由纪!”


「If」

                             end

——————————————

最近掉进了学孤坑…x于是写了这个

大概是全灭结局.

除了由纪全员感染了僵尸化之后由纪就精神崩坏幻想出了一个和之前一样的世界,最后由纪清醒了之后受不了就跳楼自杀了。

最后一段的是由纪死之前的幻觉.

真是觉得自己越来越后妈了(;w;)

最后还是谢谢你们能看到这儿【说不定根本就没人看……


【米英】英和子米的十题。

1、“真是的……明明马修更听话一点。”英/国总是这么说,但是他每次都会帮美/国收拾烂摊子。


2、英/国明白自己的厨艺并不好,美/国小时候吃的早餐是英/国花了好几个月才学会的几道菜。


3、在看见美/国甩飞公牛的时候英/国就已经明白他们终有一天会分离。


4、美/国很喜欢下午茶时间,因为这个时候有英/国手制的点心和甘香的红茶。


5、小小的美/国只知道他要是调皮地把窗户玻璃打碎或者让自己摔一跤,英/国就会留下来陪自己了。


6、英/国总是会在椅子上看书看到睡着,他一直也不知道每次都会有个小家伙给他盖上趴在一边看着。


7、美/国小时候不喜欢法/国,因为他会在英/国陪自己的时候提醒英/国回去。


8、英/国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年那个小小的美/国许了一个要填平大西洋的愿望。


9、美/国小时候曾经见过天使,是一个有着洁白羽翼的绿眼睛天使。


10、美/国独立成长之后英/国好久没去看他,只是在默默地打听有关他的消息,直到战争打响,美/国来到欧洲援助。

“我回来了,英/国。”


——————

子米超可爱啊真是小天使,有点不明白亚瑟怎么把阿尔养成现在这个样x

明明是想写很甜的英子米但是不知道怎么又扯上了点独战……我要变成专写独战的了么_(:(」∠❀)_


【米英】自由女神

自由女神像是法/国送给美/国的独立礼物。

她代表着美/国的独立与自由

也代表了阿尔弗雷德的长大

美/国不再是英/国的殖民地

阿尔弗雷德也不再是亚瑟柯克兰的弟弟

他终有一日会长大。


——————

玩不腻的独战梗……


[米英]奇怪的米英向小段子.

恩最近去补了下APH…………补到独战的时候被摆了一道,虐我一脸。

好吧废话不多说,下面这个不知道什么鬼的段子就是关于独战的,大概不怎么虐……


————

Alfred觉得自己做最大的错误就是让Arthur喝酒。

虽然说Arthur的酒量不错,但是要是喝醉起来还是非常麻烦的。

就像现在……

Alfred正扶着已经醉得很厉害的Arthur回家。

好不容易回到家,Alfred把刚刚睡着的Arthur放到沙发上,正想去收拾下东西的时候却被扯住了衣角。

“恩?怎么了Arthur?”Alfred蹲下,理了理Arthur的头发。

“喂……Alf……当年你为什么要离开我……讨厌我吗……”

“真是的。”Alfred站起身,叹了口气。“所以说Arthur你总是说别人baka自己也变成baka了吧。”


“这算什么回答啊……”


“要是当年我没有独立,我一辈子就只能是你的弟弟,你永远都不会接受我。我想要变得和你一样,想和你站在一起,想成为你的恋人。懂吗?”Alfred弯腰在Arthur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恩……”Arthur似懂非懂地做了回应后便沉沉地睡着了。


“晚安我的宝贝儿”


“Arthur你呀……还真是Baka呢。这么明显都没看出来吗?我从十六世纪就开始喜欢你了。”

这是Alfred在抱起Arthur回房睡时说的,至于Arthur有没有听到呢……

这个问题,谁知道呢。[笑]


————

最后也是写成了这个奇怪的样子[捂脸

啊其实我本来是想着独战其实是阿尔为了以后好结婚[划]所以被迫独立,如果不独立那就没有现在所以这样一想就觉得不怎么虐了x

总之写成这样我已经做好被喷和被马修的准备了……[深沉